中超一线球员将被限薪 联赛增收不忘俱乐部节支

中超一线球员将被限薪 联赛增收不忘俱乐部节支

By admin 0 Comment 2019年5月30日

  中超配备副手商续约十年 一线球员将被限薪

  联赛增收不忘俱乐部节支

  在集体身披耐克“战衣”整整10年后,中超16强将从2019年6月开始继续身着同一品牌球衣出现在海内、国际各赛场上。据了解,中超公司近期勉强中超联赛服装、用球及裁判配备副手事宜与上一周期的副手商签署了一份“5年+5年”的合作大单。较上一周期10年的合作,本周期合作涉及的金额翻倍,每年涉及的副手总额应不少于一亿元。喜讯传来后不多,中国足协在上周于乌鲁木齐进行的中超、中甲俱乐部财政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对联赛一线球员实施“限薪”。两件事情看似不相干,却有内在联系。在中国足球步入职业化轨道将近25年时,以烧钱为标志、绰绰有余式的投入模式并不是中国职业联赛生存之本。联赛需要健康的、可持续的盈利模式作为生命力。

  上周,中国足协在乌鲁木齐召开了中超、中甲俱乐部财政工作会议。一线球员的限薪问题成为本次会议的一项重要议题。提到“限薪”,就不得不提起中国足协客岁5月24日推出的无关“局限高价引援、调解中超与中甲联赛U23外乡球员上场规则”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从客岁冬季转会期起,对处于亏损形态的俱乐部征收引援调节用度。对无关俱乐部通过转会引入球员的资金收入,将收取与引援收入等额用度,该项用度全额纳入中国足球生长基金会,用于青少年球员的培育、社会足球普及和足球公益活动。尽管相关新政在足坛引起争议,但对于目前海内职业联赛一线球员薪酬过高,各界未然达成共识。有些来华执教的外籍名帅以至评估说,中超球员的能力、敬业立场与高薪不匹配。目前除相当一部分外援领着千万欧元级别的薪酬外,一些外乡国脚级球员,包孕年轻球员,在新政作用下身价暴跌,年薪1000万人民币对这种球员已存在普遍性。但国足延续4次无缘世界杯决赛圈和
对阵泰西强队延续惨败的结果,却让外界对外乡球员顶着超高身价提出质疑与非议。巨大的薪酬投入实际也给俱乐部带来繁重的负担。就连作为海内足坛多年霸主的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2017年的亏损额也将近10亿元。绰绰有余、赔本赚吆喝并不能换取中国足球水平进步和文明内涵提升,中国足协于是想办法帮忙俱乐部开拓健康的生存生长之路。在这个意义上,限薪意在平正调配俱乐部薪酬投入比率,让俱乐部在投入方面更趋理性,同时遏制球员“不劳而获、不劳而获”。

  中国足协在上周的会议中并没有公布终究
的“限薪细则”,而只是提出了一个时间表,即到2021赛季,要求各中超、中甲俱乐部所有一线球员薪酬总额不得超过俱乐部总收入的75%。对此,有人解读认为,这是中国足协要给职业俱乐部球员加戴“工资帽”。但实际不然。相关人士说明说,关于限薪的比例目前仍停留在会商阶段,而所谓“限薪”和设置“工资帽”严格有别。因为球员交易属市场行为,应遵循经济规律,因此效仿其他项目或其他国家联赛那样规定职业球员的薪酬下限可能与规律和中国足球现状不符。比如澳大利亚超级联赛对球员设定了不超过200万澳元的薪酬下限,如许就对优质球员流动形成局限。以是不难懂得澳大利亚最优秀球员扎堆返回欧洲生长的意图。缺少高水平球员的联赛,水平与影响力受限,中超显然不能照搬如许的模式。

  但联赛的健康生长又依靠于可持续的俱乐部盈利模式。以是在设计“局限”体式格局上,中国足协倾向于“按比率”。中国足协在推出会商稿的过程中也是参考了自2013至2014赛季开始在欧洲足坛严格执行的《欧足联财政公正法案》。该法案推出意在规范各俱乐部的财政行为,控制俱乐部财政赤字,并对违背规定的球队予以处分。2014年5月,欧足联就曾因英超曼城及法甲巴黎圣日耳曼队违背财政公正法案,而对他们处以6000万欧元的重罚。同时两队被要求降低工资水平、局限单笔交易最大额,此外,两队接下来一个赛季欧冠报名人数也由25人缩减至21人。也正是根据
相似成功类型,中国足协推出了未来3个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财政监管考核办法,要求从2018至2020赛季,中超每家俱乐部累计亏损限额不得超过4.5亿元、中甲每家累计不得超过1.35亿元。就目前中国职业足球生长现状来说,要求俱乐部敏捷扭亏为盈并不实际,于是“限薪”成为无效抑制各家非理性投入的办法。足协无关人士解读称,限薪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打击俱乐部,而是帮忙他们平正调配资金流向。工资投入淘汰了,那么球员的进取心、职业立场就会提升。节省出的资金可以转投到诸如青少年人才培育、俱乐部产品设计与各类消费型办事,比如主场套票、高朋办事、球衣及专属产品发卖等等,如许的联赛也将不再徒有虚表。即便是一些投入谨严的中小俱乐部,若是在人才培育方面多下功夫,也可以像欧洲的中小俱乐部那样,通过培育人才、供销人才来完成收益。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rtsyken.com